欢迎光临我爱富氢水网!购买微信:13316113071 服务热线:400-8050-573

氢水治疗脂肪肝,氢量代表剂量,剂量决定效果!(以色列)

2019-09-17 17:03:43 我爱富氢水网 529

孙学军 氢思语

这个研究论文作者来自以色列,虽然氢气医学研究论文已经超过1300篇,但来自以色列的是非常少见,这可能是第一篇。作者单位是以色列米格尔加利利技术中心,通讯作者是Karen Jackson, PhD, SeniorLecturer, Senior Researcher, Laboratory of Human Health and Nutrition Sciences, MIGAL-GalileeResearch Institute, POB 831,Kyriat Shmona 11016, Israel. karen@migal.org.il

Telephone: +972-4-6953511

作者中也包括我们的老朋友,美国的年轻氢医学学者Tyler W LeBaron

研究值得重视的信息是,氢水对高脂饮食脂肪肝有治疗效果,但是氢水浓度低效果不理想,这说明氢气存在剂量效应关系。研究也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结果,饮用高浓度氢水的饮水量超过其他组非常多,作者估计是离子浓度高导致。研究来自以色列,是该国第一次发表氢气医学相关研究论文。研究对分子机制的探讨也非常具有启发性,值得学术机构重视。个人认为,该研究内容的可信度比较高。(点评)

该研究目的是用电解碱性还原氢气水对抗高脂饮食诱导的小鼠非酒精脂肪肝病的治疗效果。小鼠被分成4组,分别是(1)普通饮食/普通水(正常小鼠);(2)高脂饮食/普通水(没有治疗的脂肪肝小鼠);(3) 普通饮食/氢水(正常小鼠饮用氢水); (4) 高脂饮食/氢水。测定体重和身体成分,12周后动物被处死,肝脏进行组织形态学分析和PCR分析基因表达情况。给动物饮用的氢水pH=11;氧化还原电位是负495mv,氢气含量0.2 mg/L0.2ppm)。但是结果发现动物饮用这种氢水对脂肪肝没有明显效果。作者认为这可能是由于氢气浓度太低无法产生效果,近一步提高了氢气浓度,设置两个氢浓度组,一组为低浓度组氢气含量0.3ppm,另一组为高浓度组氢气含量为0.8ppm。结果发现,高浓度氢水组脂肪组织降低比低浓度组更多(46% vs 61%),体重下降也更明显(42% vs 28%),肝脏脂肪积聚明显下降。最后采用细胞学方法,发现饮用氢水能减少棕榈酸酯过载,说明氢气对肝脏脂肪化有预防作用。

这个研究有一个奇葩的发现,就是发现动物饮用高浓度氢水的饮水量远高于低浓度组,作者认为可能是反复电解导致镁离子太高,导致动物口渴。或者动物对高浓度氢水有特别的偏好,又或者高浓度氢水具有类似盐水的作用,让人和动物越喝越口渴。记得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说是氢水越喝越口渴,我一直觉得这不可能会发生,难道这不可能真是会发生。谁来研究研究这个神奇的现象。(高浓度氢水组平均每天饮水8.83毫升,而低浓度只有3.66毫升,普通谁只有3.34毫升)。

 

在作用机制方面,该研究发现氢水饮用能提高肝脏内脂肪氧化的关键酶,乙酰辅酶A氧化酶ACOX的基因表达。乙酰辅酶A氧化酶增加能促进脂肪酸氧化分解,这可能是氢气产生抗脂肪肝的分子基础。乙酰辅酶A氧化酶基因表达增加可能是通过转录因子过氧物酶体增殖激活受体PPAR,有研究发现氢气能上调该转录因子。

脂肪酸转移36(CD36),也称为脂肪酸移位酶,是清道夫受体家族的一员,参与低密度脂蛋白、长链脂肪酸,磷脂氧化。这种蛋白在正常肝脏相对较低,但是在非酒精脂肪肝发生时肝脏表达增加。本研究发现,氢水能显著下调这种基因表达,提示氢水抗脂肪肝可能与该基因有关。

研究还发现氢水能影响肝脏内炎症因子表达,再次说明氢气抗脂肪肝和氢气抗炎症作用有关系。

特别有意思的是,饮用氢水4周后,将肝脏取出后肝细胞对棕榈酸酯诱导的肝细胞脂肪化有预防作用,这强烈提示,氢气产生的效应具有延时性,因为这种情况下氢气早就挥发干净,只有氢气影响到肝脏细胞产生的变化,这种变化让肝细胞具有抗损伤效应。这也说明氢气的效应存在诱导性和间接性,这样的作用显然不是简单的直接抗氧化效应。这样的信息是十分重要的,也给氢气的效应机制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线索。因为这可以给我们提供一种在体用氢,后续研究的模式。这类效应过去曾有报道,但一直没有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这是十分遗憾的。

Jackson K et al .Preventive effects of molecular hydrogen on NAFLD

Kamimura N ,Nishimaki K , Ohsawa I , et al. Molecular Hydrogen Improves Obesity andDiabetes by Inducing Hepatic FGF21 and Stimulating Energy Metabolism in db/dbMice[J]. Obesity, 2012, 19(7):1396-1403.

beijing.jpg

在线客服系统